低碳生活blog

輕軌城市的發展,是內湖交通的解方嗎?

2022/10/06 鄭羽哲

" 高雄輕軌、淡海輕軌、安坑輕軌⋯⋯一條一條的輕軌逐漸成為地方政府的顯學,這不免讓人想到,歷任市長都無解的內湖交通問題,輕軌有可能是解法之一嗎?"

每到選舉,內湖的交通問題就會變成各候選人攻防的戰場之一,但市長與議員來來去去,也不乏有人隨著時間步步高升,內湖的交通問題卻仍推進緩慢……

選舉攻防的抉擇——史特拉斯堡輕軌

位於法德邊境、也是歐洲議會所在的城市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一直是全球推動「輕軌」與「行人友善城鎮中心」的代表城市。但其實這座城市成為輕軌城市的典範,是一段先死亡,然後再重生的案例。

史特拉斯堡在1890年代就擁有以馬匹牽引的有軌車輛服務,並且在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陸續改為以電力為動力來源的有軌電車。二次大戰後,為了重新恢復市區的便利性,史特拉斯堡仍然以有軌電車、以及以電力來源的無軌電力公車架構都市的運輸網路,但終究不敵人們對於汽車的熱愛,第一代的市區軌道系統,在1960年5月1日正式告終。

但是在汽車時代興盛10年後,史特拉斯堡的市中心就如同其他歐洲都會區,汽車導致了壅塞、污染,大幅影響城市的生活品質。1973年,時任市長不顧當地企業主與汽車駕駛的反對,先在市中心的史特拉斯堡大教堂旁邊成立了行人步行區,成為史特拉斯堡跨出步行區的開端。

史特拉斯堡輕軌與鄰接的行人徒步區。攝影:鄭羽哲

1989年的市長選舉中,原本執政的右派市政府主張以高架的中運量捷運系統解決都會區的壅塞問題,左派的女性市長候選人特勞特曼 (Catherine Trautmann)則主張以新一代的輕軌電車搭配全步行區,進行市中心的全面改造。她認為,除了輕軌電車造價僅有中運量系統的25%之外,重點是把路面還給人們,讓人們在輕軌上可以好好的觀賞市中心的每一個角落。這樣的理念打動了史特拉斯堡的選民,因此特勞特曼就在贏得大選之後,帶領市府團隊進行輕軌系統的重塑與規劃。

以輕軌取代汽車的勝選之鑰

1992年,為了史特拉斯堡的輕軌建設,小汽車不再可以進入市中心內活動,但史特勞斯堡第一條輕軌路線則是於1994年11月底才正式啟用。輕軌搭配步行區的形象讓人們對於市中心的印象大幅度改觀,過往壅塞、污染、噪音、行人空間受到限縮的市中心,因為輕軌導入之後被大幅度的解放出來。這樣的形象轉變,讓特勞特曼在1995年再次獲得市民肯定而連任,也彷彿告訴大家,選擇輕軌,改善行人在市中心的步行空間,可說是勝選之鑰。

1994年史特拉斯堡輕軌啟用時,是全法國第四座擁有現代化輕軌的城市;截至2022年,法國已經有29座城市擁有輕軌系統,還有2座城市正準備加入這個行列。也因為史特拉斯堡重塑了輕軌的形象,輕軌系統又再度成為現代化都會區的象徵,有許多城市慢慢地願意把將車輛所佔用的空間,回到走路的人們身上。

輕軌,公車,步行區,已經是歐洲國家常見的情景。攝影:鄭羽哲

對於輕軌,台灣社會仍在持續學習……

回顧史特拉斯堡擁有輕軌的案例,其實在台灣也有很類似的過程,以輕軌搭配徒步區的設計,早在1990年代中後期,新竹市規劃興建輕軌來解決市區的塞車問題,就成為討論的開端,但當時台北捷運路線才剛剛逐條通車,立體化、不會干擾市區車流的捷運系統成為大家的寵兒,因此不論2000年初期,以既有台鐵路線轉換的高雄輕軌,或者是在台北市長選舉有被提及的將公車專用道改為輕軌系統,都僅只於政策規劃與討論。

2015年開始分段陸續通車的高雄輕軌,推動阻力較小的原因也十分有趣。雖然整體輕軌計畫是環繞市區的環狀線,但是優先推動的區域是本來就有台鐵軌道系統、或者是並非處於市中心的臨港區域。高雄輕軌在推進至西子灣附近的「哈瑪星」區域時,當時高雄市政府也主辦了「2017 高雄生態交通全球盛典─ 哈瑪星生態交通示範計畫」,搭配輕軌、公車、自行車等多樣的綠運輸系統,並且在本來車輛移動範圍內試辦行人徒步區,藉此示範輕軌導入後,是否能夠把道路從車輛使用,再轉移到人們自在地步行。

2017年高雄輕軌於生態交通示範區中扮演聯外運輸的角色。攝影:鄭羽哲

高雄的案例,在今日輕軌周邊的「駁二區域」中,已經可以看到有許多行人優先的徒步區域成形。爾後當高雄市政府舉辦各種海港活動、把輕軌沿線設定為私有運具管制進入的區域時,民眾也多半能樂意接受,但是,這通常都僅限於「休憩活動」。

回頭看內湖科學園區的交通現況,其實內科的發展歷程,是自過去「內湖輕工業區」為基礎,逐步放寬進駐廠商之營業項目所發展而來。其所在區域最初僅有快速道路系統,又位於高速公路交流道口附近,以「45分鐘通勤時間」為範圍,高速公路可以輕易地將林口至基隆的民眾都納入範圍內。

在先放寬發展而尚未完成交通配套的情況下,縱使後來文湖線捷運通車,對於內科的交通壓力紓解仍十分有限。

如果通勤人口來自於距離較遠的城鎮,自然在上下班時間的通勤壓力就難以解決,且公共運輸也難以滿足不同起訖點、不同通勤時段的需求。在有限的空間下,內科的交通問題要先求「時間換取空間」,以收費或管制手段誘導開車的通勤族錯開通勤時段,能先達到「減壓」,才有機會討論大眾運輸應如何導入、並有效解決內科的交通問題。

在史特拉斯堡選舉中未獲青睞的中運量捷運,台北捷運文湖線是類似的捷運系統。攝影:鄭羽哲

 

參考資料

  1. Krebs, Eric (2022),"Europe's New Trams Are Reviving a Golden Age of Transit". Reasons to be Cheerful.
  2. Dejan Petkov (2019),Tramway Renaissance in Western Europe: A Socio-technical Analysis.

鄭羽哲

畢業於臺灣大學土木研究所交通組,從小開始和交通工具打交道,長大之後從求學到工作都沒有離開交通運輸的領域,後來實踐加入公共運輸的推動者與實踐者。自己著有小小的部落格「fabg's 航空.軌道.交通生活」,觀察公共運輸系統的發展,現在也是「台灣鐵道暨國土規劃學會」理事,持續緊密關心公共運輸與社會發展的脈動與變化。

所有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