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生活blog

守護健康!如何維持環境用藥與孩童距離

2020/08/28 王迺卉

美國為例,有研究也跟台灣的調查成果類似,其指出各州皆有孩童因為校內或生活周邊噴灑農藥,而導致孩童因為神經受損、腦損傷、甚至死亡的案例。


天母天和公園內,孩童於小溪中恣意撿拾玩耍(圖:王迺卉)

  初春,因為花開的特別迷人,筆者幾乎每天會帶著孩子到公園親近自然。但前陣子在常去的公園發現,園內的環狀步道正在噴灑農藥,一問之後發現是除草劑。

  筆者其實有點震驚除草劑噴灑與孩童的距離,竟然是如此地近,不免開始擔憂對孩子是否會造成負面影響,也有點好奇台灣目前是否有控管學齡孩童生活中,農藥以及其他環境用藥的噴灑。

 

除草劑高危害 都市使用有限制

 一般來說,慣行農業的農地管理者,會在特定產季使用除草劑或落葉劑。而都市內承包公園或綠地管理的業者,為了節省除草的人力、物力成本,也會採用除草劑,來根除人工鋪面(人行道、車道上)的雜草。由於除草劑有「通殺性」,一噴下去,往往連同昆蟲、草生植物皆被一併剷除。

 對人體來說,除草劑也是有害之物。噴灑中若接觸到皮膚、呼吸系統,也會帶來毒性。目前國際間,包括美國許多城市、澳洲數州都禁止於孩童活動之草皮施用除草劑等農藥,但台灣目前僅七個縣市制定「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除了台北市、高雄市、宜蘭縣、桃園市、花蓮縣、苗栗縣、屏東縣等縣市,其他地區的孩童與各類環境用藥零距離,著實令人擔憂。而筆者所在的台中,至今也仍在制定相關法規的路上。


噴灑除草劑後3-5天內,人行道上野草由中心開始枯黃(圖:王迺卉)

 

看不見的殺手 農藥、殺蟲劑其實常出沒

 再來看到目前常見的殺蟲劑,其實含有機磷成分,許多校園都會使用。2010年,曾有研究針對台北市195學童血液中有機磷殘留量進行調查,結果發現濃度幾乎高於義大利、德國將近一倍以上!且血液中有機磷濃度越高,罹患過動症的比例越高。

 雖然研究並未指出環境用藥與孩童血液濃度呈現直接關係,但除了飲食中農藥的殘留之外,家長和師長們也須多加留意環境用藥中的有機磷分量,甚至必要時須限制噴灑。此外,社區大樓消毒都會用到的消毒劑,通常也是殺蟲劑的一種,也需要適度管理。

 以美國為例,有研究也跟台灣的調查成果類似,其指出各州皆有孩童因為校內或生活周邊噴灑農藥,而導致孩童因為神經受損、腦損傷、甚至死亡的案例。有些研究甚至顯示,這些長期接觸可能導致急毒性或是慢性中毒,進而出現癌症或是神經系統問題。目前,雖然台灣國內較少聽到這類病症發生在一般校園中,較多看到的還是農藥噴灑從業人員自己中毒新聞,但對於這類看不見的殺手,不可不防!


除草劑噴灑一週後,人行道上野草大面積枯黃(圖:王迺卉)

 

借鏡國內研究 孩童健康該如何守護?

 話說回來,到底該怎麼避免孩童接觸這些藥物呢?一般來說,專家都會建議減少接觸的頻率及時間,所以當筆者遇到噴灑除草劑的工作人員時,他們隨即停止噴灑,待筆者帶著孩子離開才重新作業。不過最根本的方式還是有意識地杜絕使用,台北市天母的市民團體就做了良好示範。

 從去年開始,天母地區的社群開始一連串草根行動,他們的行動大概分為三個步驟,第一步先了解並過濾公部門主管機關的用藥頻率和種類,包含台北市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以及士林地區各級學校機關;第二步則自主性組成社區公民參訪團體,致電或拜會相關局處。再來敦促各個在地部門停止或減少用藥,同時推廣無毒生態多樣化公園/校園。

 最後,要怎麼發現生活周遭被大量噴灑環境藥物呢?其實很簡單,如果讀者某天發現蚊蟲、蛾類、蝶類突然集體在周圍環境消失,或是草地大面積同時枯黃,這可能就是個端倪,該詢問一下里長、社區委員或其他公部門是否噴了藥。

 

【參考資料】

除草劑毒性及環境安全性

公園竟噴除草劑!50秒綠地秒枯黃、小孩限毒害環境

草皮用除草劑孩子如何玩得健康?郭華仁:農環部門應聯手改善

天母公家單位環境用藥總調查

除草劑濫用「有法源、沒人管」農會發函地方,馬路墳墓公園等不得使用

王迺卉

專攻氣候變遷環境政策、永續都市、永續飲食。也是三個超可愛孩子的媽。駐足過中原大學特教系學士、台大環工所碩士、以及美國巴爾德學院環境政策中心碩士,目前是台大環工所博士生。夢想是在全世界最愛的台灣擁有一公頃的土地,做環境、教育、農業的博物學家和知性的農婦。

所有文章→

延伸閱讀

最近一個月的網頁瀏覽次數:22053